夏眠小朋友

你好!我是夏眠 叫毛毛就可以啦
ᕙ(`▿´)ᕗ

【胜出】Follow your heart.

标题又名——请对我的心负责!(x)

老年人写不动长篇了 摸个短篇爽一爽

这个梗很可爱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这是什么?”爆豪捏着手里的一片像蝴蝶翅膀一样的鲜红薄片,看着刚刚气喘吁吁跑过来的出久问道。

  “这个啊,”出久说,“是我的心。”

  “哈?你的心怎么会到我手上啊!”

  “小胜等一下,”出久蹲下身,仔仔细细地在地上看了一遍,然后小心翼翼地把一片和爆豪手里的“心”长得一模一样的小东西拿了上来,用手指蹭了蹭上面的灰,对爆豪说,“找到了!你说吧!”

  “我说,为什么你的心会跟着我跑?”爆豪抱着手臂,看着出久会怎样回答。

  “诶?”出久一愣,眼珠一转想了个不错的答案,“可、可能是因为……你是小胜吧!”说完就把那个叫心的小东西拿上来,低下头小声说“不是跟你说了不可以乱跑嘛就算对方是小胜也不可以……”

 

  爆豪抽了抽眼角,显然他还没理解这是个什么情况,废久是中个性了吗?他想问个明白,但是看到对方一脸认真地摆弄着半片爱心的可爱样子又闭了嘴,把手里的心往出久手里一塞,大声说:“那这是怎么一回事!你的心碎成两半了你也不管管吗?”

 

  “哎呀!”出久反应过来,两只手颤抖着抓着两片“心”,抬头望着自家幼驯染质疑的目光吞了吞喉结,平时元气可爱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。

  “呜哇……我的心、被小胜弄坏了…哇…”

  “喂!不要说那种会让人误解的话!”爆豪来气了,蓄了力就想炸上去,但是在看到出久泛红的眼眶时又软了心。

 

  爆豪看着出久蹲下身,攥着两片心小声抽泣,他们现在还在人行道上,旁边没有车行驶的时候还能听到委屈的人唇齿间溢出的微弱呜咽。

  烦死了!爆豪想,他觉得出久在勾引他诱惑他,还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,…什么叫“弄坏了我的心”啊,明明就是你的心先一直缠着我的……

  爆豪越想心里就越烦躁,现在出久的哭声还萦绕在耳边,他觉得自己现在看起来像伤了人家心的渣男。…虽然的确是伤了心。

  不过,废久那家伙能委屈成这样?这个东西果然很重要吧,爆豪思索着,决定不露声色的“安慰”一下。

  

  于是他走了两步,咳了一下,说:“哭哭啼啼的烦死了啊!既然这么伤心,就告诉我怎么把你的心修好啊!”

  听到爆豪的话,出久怔了一下,抹了把眼泪小心地确认:“小胜的话,可以吗……?”

“因为你一直哭很吵。所以快点,怎么做!”

“很简单的!”出久站起来抹了把鼻涕眼泪,一脸郑重地看着爆豪的鸽血色瞳,“一秒钟就可以了。但是要小胜配合。”

  “啊。”  

  出久闭着眼深呼吸了一下,然后红着脸揪上爆豪的衣领,不顾他疑惑的表情,在他的嘴角轻轻啄了一下,发出令人害羞的“啾”的声音。

  爆豪睁大了眼睛,觉得内心底有什么柔软的地方被触碰到了,“砰”的一声,脑子里就炸开了烟花,庆祝自己别扭又执拗的心意啊,终于得到了他的小朋友无声的回应。

  啾完了,出久脸红得像个苹果,正准备松开衣领赶紧跑路又被爆豪扣住后颈,被爆豪吻住,被爆豪揉进怀里……

  …… 

  吻毕,出久脑子晕乎乎的,但还是听到了罪魁祸首在他耳边的低语:

  “…傻不傻。”

 

  出久破碎的心早已复原,像只蝴蝶扑腾在他的心上人身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人物崩到我自己不敢看  开心就好 开心就好(茶)

【嘉瑞】关于嘉德罗斯经常找格瑞打架的短打

嘉德螺丝内心戏,找话题的故事。
严重ooc(

  嘉德罗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,就是想找格瑞搭话。(你这是恋爱了)
只是说话的话,嘉德罗斯对自己的普通话水平还是很有自信的。
  但——
  说什么呢?
  这是他要考虑的问题。
  嘉德罗斯独自坐在山沿的石头上,让两个跟班在后面等自己思考完。
  即便离得很远,嘉德罗斯也能听到雷德略带撒娇意味的:
  “祖——玛——♩qwq”
  这么搭话倒是很直白,不过如果这样——对方可是格瑞,自己可是嘉德罗斯啊。
  要是这么打招呼的话…嘉德罗斯抖了抖鸡皮疙瘩。
  雷狮…?嘉德罗斯回忆了一下关于海盗的记忆……好像不是打架就是商量什么py交易。
  …………这好像跟我没什么大区别啊……嘉德罗斯汗了一下。
  无意间想到了那个搞事把自己搞死的鬼狐天冲,……怎么可能啊,他那狐见谁都一副忠犬样,张口闭口就是交易合作的。
  安迷修也正常不到哪去,张口闭口骑士道。嘉德罗斯想着。
  成年人的世界真复杂啊。
  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说话呢?
   算了!!老子为什么要想他们!!!!!!
  我可是嘉德罗斯,才不要和哪些人一样。
嘉德罗斯 给自己灌输了一下新的思考主题,换个姿势继续思考者——作为嘉德罗斯要怎么说话。
  歪头时无意间瞟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  那是格瑞。
  万千思绪化为乌有,之前精心思考的话题在此时此刻也什么也想不起来。
  格瑞悠哉悠哉地扛着绿刀走过,嘉德罗斯慌了。想在脑海寻找刚刚被自己嘲讽了一番的话题——哪怕一个也好,只要能借个由头找格瑞讲话。
  眼看着白毛少年渐渐远离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无视自己的身影,嘉德罗斯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只要能说上话,啥都行。然后冲出口就是一句——
  “哟真巧啊格瑞,打一架吗?”

算是糖吧XD